掃一掃
中北官方微博

全國服務熱線

掃一掃
中北官方微信

4000-588-1000

? 2018 中北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京ICP備12040212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北京

 

中北分所

>
>
>
杭州互聯網法院發布知識產權十大典型案例

杭州互聯網法院發布知識產權十大典型案例

瀏覽量

2018年,杭州互聯網法院(杭州鐵路運輸法院)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深化落實“八八戰略”,為進一步服務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工作,營造良好的互聯網營商環境,充分發揮典型案例的示范引導作用,審結了一批具有典型性、代表性的案件。結合2018年我院審理的知識產權案件情況,我院特從已生效的知識產權案件中篩選出十件具有典型意義的案件進行發布。

 目 錄 

1.【案例一】“生意參謀”大數據產品不正當競爭案

淘寶(中國)軟件有限公司與安徽美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2.【案例二】“區塊鏈電子存證”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案

杭州華泰一媒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訴深圳市道同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案

3.【案例三】“小豬佩奇”著作權侵權案

艾斯利貝克戴維斯有限公司、娛樂壹英國有限公司與汕頭市聚凡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汕頭市嘉樂玩具實業有限公司、浙江淘寶網絡有限公司著作權侵權糾紛案

4.【案例四】“仿真木紋”著作權侵權案

拉米(上海)貿易有限公司與杭州小斑馬裝飾材料有限公司著作權侵權糾紛案

5.【案例五】“客戶名單”侵害商業秘密及不正當競爭案

浙江藍天環保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與任某某、陳某侵害商業秘密及不正當競爭案

6.【案例六】“初音未來”商標侵權案

上海新創華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訴杭州宅電舍貿易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案

7.【案例七】“攔截視頻廣告”不正當競爭案

優酷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訴杭州碩文軟件有限公司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8.【案例八】“三網融合”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案

捷成華視網聚(常州)文化傳媒公司與四川長虹電器公司、華數傳媒網絡公司、優酷信息技術(北京)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案

9.【案例九】“影視特效作品”著作權侵權案

杭州時光坐標影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訴劉某、成都倫索科技有限公司著作權侵權糾紛案

10.【案例十】假冒“GUCCI”“LV”注冊商標案

被告人趙某某、張某某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案

 案 例 詳 情 

【案例一】“生意參謀”大數據產品案

淘寶(中國)軟件有限公司與安徽美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案例索引】

一審:(2017)浙8601民初4034號

二審:(2018)浙01民終7312號

【入選理由】

當前,大數據產業已成為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中一個蓬勃興起的新產業,但涉及數據權益的立法付諸闕如,相關主體的權利義務關系處于不確定狀態。本案是首例涉數據資源開發應用與權屬判定的新類型不正當競爭案件。本案裁判明確了網絡運營者對于用戶行為痕跡信息的安全保護責任,首次通過司法判例初步劃分了各相關主體對于數據資源的權利邊界,同時賦予數據產品開發者享有“競爭性財產權益”這種新類型權益,確認其可以此為權利基礎獲得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保護,為相關立法的完善提供了可借鑒的司法例證。本案被人民法院報評為2018年度人民法院十大民事行政案件、2018年中國法院50件典型知識產權案件和浙江法院十大知識產權案件。

【簡要案情】

淘寶(中國)軟件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淘寶公司)開發的涉案數據產品的數據內容是在收集用戶瀏覽、交易等行為痕跡信息所產生的原始數據基礎上,通過特定算法提煉整合后而形成的以趨勢圖等圖形呈現的指數型、統計型、預測型衍生數據。安徽美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美景公司)以提供遠程登錄已訂購涉案數據產品用戶電腦的方式,幫助他人獲取涉案數據產品中的數據內容,從中牟利。

 

淘寶公司認為,涉案數據產品中的原始數據與衍生數據均系其無形財產;被訴行為已實質性替代了涉案數據產品,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遂請求判令被告:停止被訴行為并賠償500萬元。美景公司認為,涉案數據產品私自抓取、公開使用用戶信息,侵犯了用戶隱私權以及用戶對于用戶信息所享有的財產權,具有違法性。

 

【法院裁判】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本案爭議焦點為:一、淘寶公司收集、使用用戶信息,開發涉案數據產品的行為是否正當;二、涉案數據產品所涉各主體的權利邊界應如何劃分,淘寶公司對于涉案數據產品是否享有法定權益;三、美景公司被訴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

 

關于爭議焦點一。涉案數據產品的基礎性材料均來源于用戶網上瀏覽、交易等行為痕跡信息。這些信息不具備能夠單獨或者與其他信息結合識別特定自然人個人身份的可能性。依照網絡安全法的相關規定,屬于非個人信息。對于非個人信息的保護,依網絡安全法第二十二條的規定,應執行“明示具有收集信息功能+用戶同意”的標準。但對于已在某網站上留有身份信息的會員用戶而言,其在該網站上的行為痕跡信息與其身份信息發生對應聯系的風險很大,一旦同時暴露,將危及個人隱私。因網絡運營者與用戶之間存在服務合同關系,網絡運營者對于保護用戶合理關切的個人隱私負有高度關注的合同義務。故網絡運營者收集、使用未留有身份信息的非會員用戶所提供的行為痕跡信息,僅受網絡安全法第二十二條關于非個人信息保護規定的控制;而網絡運營者收集、使用會員用戶所提供的行為痕跡信息,除用戶已公開披露的信息之外,應比照網絡安全法第四十一條、四十二條關于個人信息保護所規定的“限于必要范圍+明示收集、使用信息規則+用戶同意”規則予以嚴格規制。經審查,淘寶公司收集、使用用戶信息,開發涉案數據產品的行為符合網絡安全法上述規定的要求,具有正當性。

 

關于爭議焦點二。首先,本案所涉用戶信息系用戶的網上行為痕跡信息,這些信息單獨加以利用,經濟價值十分有限。因此,在無法律規定或合同特別約定的情況下,用戶對于其提供的單一用戶信息尚無財產權可言。其次,鑒于原始數據只是對用戶信息作了數字化記錄轉換,這些未經深度加工的原始數據的內容并未脫離原用戶信息范圍,網絡運營者只能依其與用戶的約定享有對原始數據的使用權。最后,數據產品經過網絡運營者大量的智力勞動投入,最終呈現給消費者的數據內容,是與用戶信息、原始數據無直接對應關系的獨立的衍生數據。數據產品雖然表現為無形資源,但可以為網絡運營者所實際控制和使用,并帶來經濟利益。網絡運營者對于其開發的數據產品,應當享有獨立的財產性權益。

 

關于爭議焦點三,數據產品能為開發者帶來商業利益與市場競爭優勢,數據產品開發者對于數據產品所享有的財產權益為競爭性財產權益。美景公司未經許可,將涉案數據產品作為獲取商業利益的工具,有悖公認的商業道德,已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

 

綜上,一審判令美景公司立即停止涉案被訴行為并賠償淘寶公司損失200萬元。后美景公司不服上訴,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例二】“區塊鏈電子存證”案

杭州華泰一媒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與深圳市道同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案

【案例索引】

一審:(2018)浙0192民初81號

【入選理由】

本案系全國首次對區塊鏈電子存證的法律效力進行認定的案件,入選2018互聯網法律大會十大典型案例。本案為新類型技術存證的電子證據司法認定提供了審查思路,并明確了審查標準:對于采用區塊鏈等技術手段進行存證固定的電子數據,應秉承開放、中立的態度進行個案分析認定,具體應以電子證據審查的法律標準為基礎,結合區塊鏈技術用于數據存儲的技術原理,審查確認區塊鏈電子存證符合以下四個要素時,可認定該電子證據的法律效力。1.審查電子數據來源的真實性,即產生電子數據的技術可靠、路徑可查等;2.審查電子數據存儲的可靠性,即區塊鏈技術作為電子數據存儲方式是否具有難以刪除、篡改的特征;3.審查電子數據內容的完整性,包括初始上鏈的電子數據是否系涉案侵權文件所對應的電子數據及各區塊鏈中所對應的涉案電子數據是否一致;4.審查電子證據與其他證據相互印證的關聯度。

 

【簡要案情】

原告杭州華泰一媒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泰一媒公司)為證明被告深圳市道同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道同公司)在其運營的網站中發表了原告享有著作權的相關作品,通過第三方存證平臺,進行了侵權網頁的自動抓取及侵權頁面的源碼識別,并將該兩項內容和調用日志等形成的壓縮包計算成哈希值上傳到Factom區塊鏈和比特幣區塊鏈中。原告華泰一媒公司認為被告道同公司的行為侵害其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

【法院裁判】

法院認為,對于采用區塊鏈等技術手段存證固定的電子數據,秉承開放、中立的態度進行個案分析認定。為確認該區塊鏈電子存證的效力,應進行如下審查:

 

(一)審查電子證據來源的真實性

 

法院認為第三方存證平臺部署在通用的阿里云服務器中,并獲得網站安全一級認證證書等,除有相反證據否定之外,應認定該網站具備進行電子數據生成的安全環境。第三方存證平臺通過自動調用puppeteer和curl程序對目標鏈接進行網頁抓取和源碼識別,該種固證系統具有公開性、普適性,其操作過程是按照預設程序由機器自動完成的,取證、固證全過程被人為篡改的可能性較小,應當認定由此生成的電子數據來源可信性較高。

(二)審查電子數據存儲的可靠性

區塊鏈作為一種去中心化的數據庫,是一串使用密碼學方法相關聯產生的數據塊,每一個數據塊中包含了一次網絡交易的信息,用于驗證其信息的有效性(防偽)和生成下一個區塊,具有難以篡改、刪除的特點。具體而言,區塊鏈網絡上某節點會對一個時間段內所產生的數據打包形成第一個塊,并將該塊同步到整個區塊鏈網絡,其他節點對接收到的塊進行驗證并添加。其他節點亦以同種方式添加,形成塊與塊相連的區塊鏈。故除非極值的算力,否則難以對區塊鏈中的數據進行修改,故法院認為區塊鏈作為一種保持內容完整性的方法具有可靠性。

 

(三)審查電子數據內容的完整性

區塊鏈技術本身僅能確保已上傳到區塊鏈中的電子數據具有完整性,在涉及多個區塊鏈時,應當逐一審查各區塊鏈中所保存的數據是否是一一對應。一方面進行數值驗算,確認已初始上鏈的電子數據系涉案侵權文件所對應的電子數據,且數據完整未修改;另一方面應審查各區塊鏈中所對應的涉案電子數據是否一致,本案中就對FACTOM區塊鏈存放內容和CHAINID、區塊高度等與比特幣區塊鏈中的存儲內容進行驗證,數值一致,即認定各區塊鏈中存儲的內容完整、未被修改。

 

(四)審查電子證據間的關聯性

法院認為,通過第三方存證平臺自動抓取所形成的電子證據清晰地反映了電子數據的來源、生成及傳遞路徑,其包含的各項信息與其他證據的關聯性、與區塊鏈存證所反映的時間戳信息的邏輯關系,能夠進一步印證電子數據的真實性。且本案中,自動抓取程序所反映的侵權頁面信息、網頁源碼所指向的網址及當事人的陳述能夠反映侵權鏈接的真實性。自動抓取程序所反映的抓取開始和完成的時間差、數據生成和上傳至區塊鏈的時間差(均幾秒),能夠印證固證、存證方式的可靠性,從而形成較為完整的鎖鏈認定電子證據的法律效力。

 

綜上,法院認為該區塊鏈電子證據能夠有效證明侵權事實,據此作出道同公司賠償華泰一媒公司經濟損失的判決。宣判后,雙方當事人均未提出上訴,本案已生效。

 

【案例三】“小豬佩奇”案

艾斯利貝克戴維斯有限公司、娛樂壹英國有限公司與汕頭市聚凡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汕頭市嘉樂玩具實業有限公司、浙江淘寶網絡有限公司著作權侵權糾紛一案

 

【案件索引】

一審:(2018)浙0192民初5227號

二審:(2018)浙01民終7396號

【入選理由】

近年來,由于國際經濟、文化交往的發展,知識產權的地域性受到了空前的沖擊,知識產權法律關系也日益國際化,涉外知識產權保護已成為國際貿易的核心問題。英國和中國同為《伯爾尼保護文學和藝術作品公約》的成員國,艾斯利貝克戴維斯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艾貝戴公司)、娛樂壹英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娛樂壹公司)對《小豬佩奇》所享有的相關著作權(含信息網絡傳播權等權利)受我國著作權法保護。本案系艾貝戴公司、娛樂壹公司針對“PeppaPig”(“小豬佩奇”)被授權商提起的著作權侵權案件,我院秉持平等保護中外當事人合法權益的理念,準確適用法律做出“小豬佩奇”首例勝訴判決,有效保護國外當事人合法權益,被《泰晤士報》稱為“中國知識產權保護方面一次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判決”。本案被寫進了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報告。

 

【簡要案情】

艾貝戴公司、娛樂壹公司于2005年8月19日向美利堅合眾國申請《PeppaPig》著作權登記并獲得登記證書,后向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版權局申請《PeppaPig,GeorgePig,

 

DaddyPig,MommyPig》著作權登記并獲得作品登記證書。艾貝戴公司、娛樂壹公司發現汕頭市聚凡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聚凡公司)在其淘寶網“聚凡優品1”店鋪中銷售印制有“佩奇,喬治,豬爸爸,豬媽媽”人物形象的“小豬佩奇廚房小天地”玩具,且顯示生產商為汕頭市嘉樂玩具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嘉樂公司),該款涉案商品詳情上使用了一張有“佩奇,喬治,豬爸爸,豬媽媽”人物形象的圖片。艾貝戴公司、娛樂壹公司認為,聚凡公司未經許可銷售涉案被控侵權產品,嘉樂公司未經許可生產、銷售涉案被控侵權產品,均已經嚴重侵害其所享有的作品著作權。淘寶公司作為網絡服務提供商,并未對商家上架的產品是否涉嫌侵權進行主動審查,應當承擔停止侵權的法律責任。原告艾貝戴公司、娛樂壹公司訴請判令:1.聚凡公司、嘉樂公司立即停止侵犯原告著作權的行為,立即下架、停止生產、停止銷售、停止使用并銷毀所有涉案被控侵權產品及圖片;2.淘寶公司立即刪除涉案被控侵權產品網頁鏈接;3.聚凡公司、嘉樂公司賠償原告方經濟損失400000元(含原告方為制止侵權所支出的律師費、公證費等合理費用);4.聚凡公司、嘉樂公司承擔本案的全部訴訟費用。

 

【法院裁判】

法院經審理認為:第一,嘉樂公司生產、銷售涉案侵權產品超出授權產品類型、授權書限定的渠道,且案涉侵權發生時間明顯不屬于授權期限內。第二,聚凡公司未舉證證明此來源屬于“合法來源”,即經過涉案美術作品的著作權人許可,且聚凡公司也沒有提供銷售合同、付款憑證、交付憑證等用以證明其系通過合法渠道獲得涉案被控侵權復制品。聚凡公司銷售涉案被控侵權產品并在網絡上展示涉案被控侵權產品圖片一張,侵犯了作品發行權、信息網絡傳播權。第三,法院結合本案已認定的證據并綜合考慮涉案美術作品的性質、獨創性程度、知名度、玩具行業正常利潤率、該美術作品對商品利潤的貢獻率、二被告主觀過錯程度、侵權情節等相關因素及原告方為制止被告方侵權而支出的合理費用,并參考被訴侵權產品市場價格、銷售數量予以酌情確定賠償數額。綜上,包括為制止侵權所支出的合理開支在內,法院酌情確定聚凡公司賠償艾貝戴公司、娛樂壹公司經濟損失人民幣30000元,嘉樂公司賠償人民幣120000元,且判令聚凡公司、嘉樂公司立即停止生產、銷售的侵權行為。

 

宣判后,被告嘉樂公司提出上訴,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例四】“仿真木紋”案

拉米(上海)貿易有限公司與杭州小斑馬裝飾材料有限公司著作權侵權糾紛案

【案例索引】

一審:(2018)浙8601民初43號

 

【入選理由】

本案是全國首例對仿真木紋圖案是否構成美術作品進行詳盡說理的裁判,對仿自然物圖樣的類似案例具有借鑒意義。本案以著作權保護具有獨創性的表達方式實質內涵切入,認為仿真木紋圖案系通過對自然界已存紋路樣式進行采樣、復刻、設計、拼接、制作等工藝流程而形成,該種工藝流程是一種設計思路和工藝方法,并非著作權法的保護對象,且對樹木紋路進行拼接、調整等創作,其表現形式與思想內容高度重合,其仍屬思想范疇。再者,作品的獨創性認定應考慮作品類型,仿真木紋圖案的本身的藝術表達過于簡單,表現形式的獨創性部分甚微,缺乏美術作品應具備的較高藝術審美感,故認為仿真木紋圖案不構成著作權法意義上的美術作品。

 

【簡要案情】

拉米(上海)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拉米公司)認為其經西班牙拉米公司授權在中國獨占使用的涉案仿真木紋圖案構成著作權法意義上的美術作品,而杭州小斑馬裝飾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小斑馬公司)作為同行經營者,其銷售的裝飾紙與西班牙拉米公司的裝飾紙實質性相似,構成侵權。

 

小斑馬公司答辯稱,仿真木紋圖案不構成美術作品,且被控侵權產品的顏色、圖形結構等與拉米公司主張著作權的裝飾紙均有差異,不構成侵權。

 

【法院裁判】

法院經審理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是仿真木紋圖案是否構成著作權法意義上受保護的美術作品。

 

一方面,著作權法保護的是有獨創性的表達,并不保護思想本身。本案中,將自然界存在的樹木紋路用于裝飾圖紙的設計思路以及相應的工藝方法并非拉米公司所獨創,設計思路及工藝方法本身并非著作權法的保護對象,拉米公司不能通過著作權壟斷相應的設計思路和工藝方法,否則將違背著作權法的立法原意,阻礙文學、藝術、科學的進步和作品的多樣性。他人可以采用同樣的設計思路和工藝方法,設計并生產類似主題的產品,但不能抄襲具有獨創性的表達。

 

再者,自然界中已經客觀存在的木紋形象不屬于拉米公司獨創,如僅對自然界存在的樹木紋路進行復制或通過簡單或基本的加工、調整而形成仿真木紋圖案,表現形式與思想內容高度重合,仍屬思想范疇,不受著作權法保護,但如果其用特定的方式賦予其具有特定審美意義的造型表達,則應當予以保護。

 

另一方面,判斷作品是否具有獨創性,需要考慮作品類別。《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四條第(八)項規定:“美術作品,指繪畫、書法、雕塑、建筑等以線條、色彩或其他方式構成的有審美意義的平面或者立體的造型藝術作品”;最高人民法院(2012)民申字第1329號民事裁定書亦指出:“對于美術作品而言,其獨創性要求體現作者在美學領域的獨特創造力和觀念”,即美術作品應當具有審美意義或者說美學領域的表達形式,該種審美意義指的是作品藝術性表達的高低,可通過線條、色彩、光線效果、布局和對比度等展現藝術家審美意境所達到的程度,故當畫面信息越少,認定獨創性就要求作者在表現上的別具一格的程度越高,從而滿足最低限度創造性的要求。

 

本案中,仿真木紋圖案的設計要點主要體現在木紋的視覺觀感上。通過對原始木紋樣式素材進行組合、拼裁、排布,并對其表面進行處理,包括對紋路、結疤的增刪、修補或填充,再進行拋光、涂色、涂白、刷洗、上油等顏色效果和光澤度效果調整的系列操作,力圖體現自然、流暢的木紋效果,但這種設計本身的特點在于拼接、填充和修飾,通過對畫面效果的細微調整使木紋圖案更加自然,體現的仍是自然界原有木紋的圖案形態,本身的藝術表達過于簡單,表現形式的獨創性部分甚微,沒有體現藝術家獨特的觀點與特殊的創造力,缺乏美術作品應具備的較高藝術審美感。因而,法院認為,仿真木紋圖案不構成著作權法意義上的美術作品,并作出駁回原告拉米公司全部訴訟請求的判決。宣判后,雙方當事人均未提出上訴,本案已生效。

 

【案例五】“客戶名單”案

浙江藍天環保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與任某某、陳某侵害商業秘密及不正當競爭案

 

【案件索引】

一審:(2017)浙8601民初3760號

 

【入選理由】

本案是一起公司業務經辦人利用其職務便利將原本屬于公司的交易機會轉移給特定關系人所引發的商業秘密及不正當競爭糾紛。在現有證據尚不足以證明涉案客戶信息符合秘密性、保密性特征等構成商業秘密的情形下,本案對被訴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進行了積極探索。雖然《反不正當競爭法》未將此種行為明列為不正當競爭行為,但被訴行為系兩被告內外勾結實施的不誠信行為,具有不正當性和可責性;其直接截取了原本屬于原告的交易機會及商業利益。被告這種損人自肥的行為明顯有悖公平、誠信原則及公認的商業道德,損害了同行業競爭者的合法利益,破壞了正常的市場競爭秩序,應依照《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予以規制,認定被訴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并按照嚴格保護的原則判令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200萬元,進行充分、有效救濟,有利于維護誠信有序的市場競爭秩序,亦為市場主體保護客戶信息資源方面的競爭權益提供了新的司法保護路徑。

 

【簡要案情】

浙江藍天環保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藍天公司)與北京北機機電工業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北機公司)存在1301產品的長期交易關系,與青島樓山廠、沈陽險峰廠亦有1301產品交易往來。杭州海潤化工有限公司(簡稱海潤公司)創始股東系藍天公司銷售1301產品主要經辦人任某某的母親,現任股東之一陳某系任某某的丈夫。藍天公司發現海潤公司從其處低價購進1301產品,高價售予北機公司等。藍天公司認為,海潤公司獲取并使用任某某掌握的商業秘密,截取了本應屬于藍天公司的交易機會,構成侵害商業秘密及不正當競爭。因海潤公司現已注銷,故請求判令兩被告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兩被告則認為,海潤公司系通過正常渠道與上述三企業建立業務關系,不構成侵害商業秘密及不正當競爭。

 

【法院裁判】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關于被訴行為是否構成侵犯商業秘密。現有證據尚不足以認定藍天公司所主張的涉案經營信息屬于商業秘密中的特殊客戶信息,亦不足以認定藍天公司已對涉案經營信息采取了合理的保密措施,故對其以涉案經營信息構成商業秘密為權利基礎,提出侵犯商業秘密的訴訟主張,不予支持。

 

關于被訴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首先,藍天公司系1301產品大型生產企業,與北機公司曾有過長期的產品交易往來。海潤公司系新成立的小型貿易企業,歷史上與北機公司亦無交易往來。藍天公司售予海潤公司1301產品的售價與海潤公司售予北機公司的售價相比,后者明顯高于前者。綜合比較前述藍天公司與海潤公司兩者的經營范圍、規模、銷售價格以及與北機公司的淵源關系,當北機公司恢復在杭采購1301產品時,在交易機會的競爭上,藍天公司具有明顯的競爭優勢。其次,海潤公司的前后兩名股東均與任某某具有親屬關系。任某某系藍天公司向北機公司銷售1301產品的業務經辦人,熟悉該業務渠道及操作流程,當北機公司恢復在杭采購1301產品時,任某某作為藍天公司原經辦人及海潤公司特定關系人,應當知悉該情況。鑒于任某某對藍天公司隱瞞了北機公司的采購意向,且與海潤公司有著特殊利益關聯,因此有理由相信系任某某將該交易機會轉移給了海潤公司。任某某的行為嚴重違反了應有的職業道德。海潤公司利用與任某某的特定關系和利益關聯,通過任某某的操作,截取了原本屬于藍天公司的交易機會。任某某及海潤公司此種損人自肥的行為明顯有悖公平、誠信原則及公認的商業道德,損害了同行業競爭者藍天公司的合法利益,破壞了正常的市場競爭秩序,具有不正當性和可責性,依《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的規定,構成不正當競爭。

 

鑒于海潤公司已注銷,而現有證據不足以認定陳某對于公司債務負有清償責任,故應由任某某承擔賠償責任。一審判決:任某某賠償藍天公司經濟損失200萬元。判決后,各方當事人均未提出上訴,并履行完畢。

 

 

【案例六】“初音未來”案

上海新創華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訴杭州宅電舍貿易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案

 

【案例索引】

一審:(2017)浙8601民初3709號

二審:(2018)浙01民終4099號

 

【入選理由】

本案充分考量動漫市場的商業運作模式,明確在先成功開發的動漫形象名稱與在后注冊的商標間的知名度具有統一性,且相互承繼和彼此輻射,對動漫企業的商標管理和維權具有啟示和借鑒意義。在判定商標近似時,以維護商業標識聲譽和顯著性的目的,結合保護范圍彈力性的特點,對于顯著性越強和市場知名度越高的注冊商標,給予其范圍越寬和強度越大的保護,即當主張權利商標的知名度遠高于被控侵權商標的,其反映商標知名度和識別性的最顯著和本質的特征的核心部分相似時,應認定二者構成近似,以激勵市場競爭者的優勝者,凈化市場環境,遏制不正當搭車、模仿行為。在確定賠償數額時,堅持以知識產權的市場價值為指引,通過權利信息和侵權信息兩個方面的層級進行綜合評價、相互修正,規范行使自由裁量權,最終確定本案法定賠償數額為60萬元,并鑒于原告代理律師在本案訴訟中的付出,支持了維權合理費用10萬元。

 

【簡要案情】

原告上海新創華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創華公司)起訴稱注冊商標“初音未來”系經典二次元形象,該商標經長期、持續投資經營,具有較強的顯著性,且多次成為重大活動的形象大使,“初音未來”的整體上具有很高的商業價值和美譽度。被告杭州宅電舍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宅電舍公司)在其網店店鋪中銷售的涉案商品的標題及商品介紹頁面中,大量使用了“雪初音”“雪初音未來”“初音”等與“初音未來”相同和近似的標識,侵害其注冊商標專用權。

 

被告宅電舍公司辯稱,其使用的商標是自己的注冊商標“雪初音”,與原告的“初音未來”商標既不相同也不近似,不會造成消費者的混淆。

 

【法院裁判】

法院經審理認為,認定商標相同或相近似,應以相關公眾一般注意力為標準,既要進行對商標的整體比對,又要進行對商標主要部分的比對,比對應當在比對對象隔離的狀態下分別進行,同時應當考慮請求保護注冊商標的顯著性和知名度。對于顯著性越強和市場知名度越高的注冊商標,應給予其范圍越寬和強度越大的保護,即當主張權利商標的知名度遠高于被控侵權商標的,可以采取比較主要部分決定其近似與否。

 

就本案而言,因“初音未來”作為動漫形象和商標同時并存,故通過動漫形象和商標使用各自所獲得的知名度具有統一性,不可分割,且相互承繼和彼此輻射。“初音未來”文字屬于臆造詞,本身顯著性和識別性較強,其通過十余年持續、廣泛的商業性使用,已特指蔥色頭發的動漫少女形象,是深受大眾喜愛的網絡紅人名稱,具有較高的商業價值和美譽度,相關公眾基于對該標識的熟知和動漫形象的認知,極容易產生對形象來源和標識來源具有關聯的認知,故其作為商標申請注冊時已經具有較強的商品區分功能和識別功能。同時,“初音未來”商標獲準注冊后通過多種方式被大量使用核定使用的商品上,亦凝聚了較高知名度。因此,“初音未來”商標屬于知名度高、顯著性強的商標,應當給予強保護。故對被控侵權標識和涉案商標進行比對時,可以采取比較主要部分進行近似評判,并基于“初音未來”的二次元動漫特性而形成的特定的市場需求、消費方式、消費群體和獨特的識別方式等元素均有別于其他行業類別的考量對近似性予以評判。“初音未來”作為一種音樂模式,“初音”概括并代表了該演唱風格最顯著和本質的特征,且更容易為相關公眾(尤其為特定的市場群體)所識別并熟悉,故“初音”系“核心主要部分。宅電舍公司使用的“初音”“雪初音”等商標與涉案商標中的核心主要部分相同且完全一致,相關公眾施加一般注意力,極容易誤認或混淆,且涉案商標與被控侵權標識兩者所使用的商品或服務屬于相同,宅電舍公司的行為構成商標侵權。遂法院判決被告停止侵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共計70萬元。

 

一審判決后,被告宅電舍公司不服,提起上訴。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例七】“攔截視頻廣告”案

優酷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訴杭州碩文軟件有限公司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案例索引】

一審:(2017)浙8601民初928號

二審:(2018)浙01民終231號

 

【入選理由】

本案是浙江首例利用軟件攔截視頻廣告糾紛案。目前視頻廣告仍然是視頻行業盈利的重要引擎,因白名單機制及貼片廣告之外的其他廣告模式尚待成熟,屏蔽視頻廣告缺乏合理性。本案首次認定屏蔽視頻廣告軟件的開發及運營者如果有明確的侵權指向、明顯的步驟引導,利用網絡用戶實施侵權行為,系直接侵權,該行為影響了視頻經營者及消費者的長期利益,該種損害已不是市場競爭自然屬性使然,而是超越了正當競爭邊界。不同經營者之間在競爭過程中難免會存在一定的相互干擾和影響,但這種干擾和影響應當在法律規定的范圍內,系正當競爭和迎合市場發展需求的結果;而非打著“維護消費者利益”的旗號,通過技術手段破壞他人正常的經營活動的方式推進。對屏蔽視頻廣告者的侵權認定是立足我國國情的理性選擇,引導視頻行業內部競爭的意義大于屏蔽廣告的顛覆式沖擊。

 

【簡要案情】

原告優酷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優酷公司)系優酷視頻的經營者。杭州碩文軟件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碩文公司)開發的某軟件下載頁面顯示“唯一有效攔截全網熱門App廣告(優酷土豆……等)”。用戶下載某軟件后,觀看優酷視頻廣告時會跳過優酷視頻前廣告。故優酷公司提起訴訟。被告碩文公司答辯稱優酷公司與碩文公司之間不存在競爭關系,其行為系技術中立,且有利于消費者利益。

 

【法院裁判】

本案主要爭議焦點為:一、優酷公司與碩文公司之間是否有競爭關系;二、優酷公司主張的“免費視頻+廣告”的商業模式是否具有反不正當競爭法所保護的合法權益;三、碩文公司開發并提供某軟件的行為是否具有正當性,該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

 

關于爭議焦點一,法院認為,優酷網面向的群體是觀看優酷視頻的用戶,而某軟件主要功能之一是屏蔽優酷視頻等大型視頻網站視頻前的貼片廣告。雙方服務的對象均為對網絡視頻具有一定需求的網絡用戶。碩文公司的行為事實上已經擴張了某軟件的市場,故二者具有反不正當競爭法規制的競爭關系。

 

關于爭議焦點二,法院認為,經營者在經營活動中的行為如符合法律規定,基于合法的經營行為獲得的合法權益應受反不正當競爭法保護。本案中,優酷公司向用戶提供免費視頻的同時在視頻片頭播放一定時間的廣告,據此收取的廣告費用是其經營收入的重要來源。優酷公司采取的這種商業模式并不違反反不正當競爭法的原則精神和禁止性規定。在該種商業模式下,廣告與視頻節目的結合使網站經營者、互聯網用戶與廣告主之間各取所需,形成有序的利益分配和循環。優酷公司據此獲得的商業利益應當受到法律的保護,屬于具有可訴性的利益。?

 

關于爭議焦點三,法院認為,碩文公司有針對性地圖文宣傳及步驟引導,對于用戶基于不愿看廣告也不愿付費觀看視頻的心態以及屏蔽視頻廣告可能對優酷公司經營利益所造成的損害顯然明確知曉,利用了用戶作為其實施屏蔽視頻廣告的載體。因此,碩文公司的行為與屏蔽優酷視頻廣告建立了直接聯系,自然應由碩文公司承擔相應法律責任。

 

關于碩文公司的技術中立抗辯,法院認為,知識產權中的技術中立,一般是指如果技術具有實質性的合法用途,那么該技術的提供者不因用戶將其用作侵權用途而承擔侵權責任,除非提供者知情而未采取任何措施。然而,任何技術的發明創造都不可避免地體現開發者的主觀意志,碩文公司主觀上明知優酷公司的正當利益受到損害而放任損害后果的發生,客觀上存在促成他人使用某軟件屏蔽優酷視頻廣告之事實,亦未能證明某軟件具有非實質性侵權用途。關于碩文公司提出的公益目的抗辯,法院認為,從目前來看,某軟件會使消費者得到不看廣告即可免費觀看視頻的益處,但是從長遠來看,消費者可能將付出時間成本變為經濟成本。

 

法院認為,互聯網經濟本質是一個競爭經濟,不同經營者之間在競爭過程中難免會存在一定的相互干擾和影響,但這種干擾和影響應當在法律規定的范圍內,應當有利于網絡市場的發展、秩序的穩定和消費者利益,應當是正當競爭和迎合市場發展需求的結果;而非打著“維護消費者利益”的旗號,通過技術手段破壞他人正常的經營活動的方式推進。隨著互聯網市場競爭的發展和視頻消費者需求的提高,網站經營者勢必會不斷改進商業模式和提高服務質量,逐步走向良性競爭,最終形成兼顧網站經營者、軟件研發者和消費者三方利益為導向的新型互聯網市場,促進互聯網行業有序發展和增加消費者福音。

 

綜上,法院認為碩文公司的行為已構成不正當競爭,判決碩文公司賠償優酷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32萬元。碩文公司提起上訴,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例八】“三網融合”案

捷成華視網聚(常州)文化傳媒公司與四川長虹電器公司、華數傳媒網絡公司、優酷信息技術(北京)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案

 

【案例索引】

一審:(2017)浙0192民初361號

 

【入選理由】

本案厘清了“三網融合”背景下各方主體在信息網絡傳播中的法律地位,探尋各方行為的本質特征,從而準確做出行為界定,其對類似案件審理具有一定的借鑒意義。“三網融合”技術錯綜復雜,一般涉及電視機制造商、集成平臺運營商、內容平臺運營商等多方主體,且可能存在重疊。以嚴格把握著作權法第十條關于信息網絡傳播權的定義為審查準線,首先鎖定“提供”行為,從確定直接侵權主體的源頭入手分析各方主體行為性質,審查是否具有共同侵權、間接侵權等法律屬性。在認定共同提供行為時,可結合網頁標注信息、收費分成、推廣信息等進行綜合認定其是否與直接侵權人有合作關系。在認定間接侵權行為時,應審查該行為是否對直接侵權行為實施了教唆、幫助的行為,并存在主觀過錯。此外,技術提供者的行為目的、實際控制能力等均應納入一并考量。

 

【簡要案情】

捷成華視網聚(常州)文化傳媒公司(以下簡稱捷成公司)依法享有涉案作品《養父的花樣年華》的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2017年3月6日,經公證保全證明“長虹43A1電視機”平臺上可以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提供涉案作品的在線播放服務。四川長虹電器公司(以下簡稱長虹公司)為互聯網電視機的制造商,華數傳媒網絡公司(以下簡稱華數公司)為互聯網電視平臺的運營商,優酷信息技術(北京)(以下簡稱優酷公司)為涉案作品的內容提供者。優酷公司與捷成公司前后簽訂兩份《合作協議》,約定優酷公司可以在其公司及關聯公司網絡平臺(即youku.com、youku.net及其下級各子域名等自運營的軟硬件客戶端,不含合作平臺)使用涉案作品的信息網絡傳播權。被控侵權行為發生期間,優酷公司未獲得授權許可。捷成公司認為三被告的行為共同侵犯了其享有的獨家信息網絡傳播權,故訴請要求三被告立即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50000元。

 

【法院裁判】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為三被告是否構成侵權。

 

關于優酷公司是否構成侵權問題。優酷公司的自認、會員購買頁面及公證所得抓包數據等證據表明優酷公司將涉案作品存儲于其服務器中,并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作品和收取費用。2016年10月30日至2017年9月30日期間,優酷公司沒有合法授權而使用涉案作品,屬于超過授權期限,構成對捷成公司信息網絡傳播權的直接侵權,應承擔相應賠償責任。

 

關于華數公司、長虹公司是否構成侵權問題。捷成公司未提供證據證明華數公司單獨實施了涉案侵權行為,也未提供證據證明華數公司存在對涉案作品進行宣傳、推廣或者從涉案作品的播放中獲得利益分成等可以認定其與優酷公司存在分工合作的共同侵權行為。華數公司為涉案互聯網電視平臺的牌照擁有者,在案證據可以證實華數公司提供觀看通路并以鏈接的方式對外展示的事實,據此認定華數公司為網絡服務提供者。本案中沒有證據證明其實施了信息網絡傳播行為或者實施了對信息網絡傳播行為的幫助、教唆行為。長虹公司為電視機硬件制造商,涉案作品并未存放于電視機硬件中,長虹公司既沒有能力控制涉案互聯網電視平臺的播放內容,也沒有證據證明參與了共同侵權。依法應駁回捷成公司對華數公司、長虹公司的相關訴訟請求。

 

綜上,一審法院判令優酷公司賠償捷成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18000元。宣判后,各方當事人均未提出上訴,本案業已生效。

 

 

【案例九】“影視特效作品”案

杭州時光坐標影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訴劉某、成都倫索科技有限公司著作權侵權糾紛案

 

【案例索引】

一審:(2018)浙0192民初6743號

二審:(2018)浙01民終8789號

 

【入選理由】

本案首次對影視特效視頻是否構成作品以及作品類型、著作權歸屬進行深入分析,對影視特效視頻的類似案件具有借鑒意義。本案從現行法律、法規對“作品”的定義與著作權歸屬的規定入手分析,認為影視特效視頻形式上屬于攝制在一定介質上,由一系列畫面組成,并且借助適當裝置放映或以其他方式傳播的作品,作品類型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規定的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對影視特效視頻是否可單獨行使著作權應從其表達與影視作品本身的獨創性表達是否可分割來判定,若使用影視特效視頻的同時使用了影視作品中連續的畫面,則不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五條中的“可以單獨使用”的作品,影視特效視頻的作者對其不可單獨行使著作權。

 

【簡要案情】

杭州時光坐標影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杭州時光坐標公司)與上海劇酷公司簽訂電腦特效制作合同,由杭州時光坐標公司為電視劇《上古情歌》進行電腦特效制作。合同約定上海劇酷公司支付完全部制作費用后,全部成片鏡頭版權歸屬其所有。杭州時光坐標公司認為劉某在成都倫索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成都倫索公司)經營的“VJ師網”上公開銷售名為“仙境”的視頻文件侵犯其為《上古情歌》制作的影視特效視頻的著作權,訴請判令劉某、成都倫索公司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

 

【法院裁判】

法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系杭州時光坐標公司是否為本案適格的原告。

 

首先,關于案涉影視特效視頻是否為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問題。案涉影視特效視頻系電視劇《上古情歌》第十集第12分24秒至12分26秒由山、樹、瀑布、云、霧、鳥構成,鏡頭由遠及近推進的連續畫面。該視頻系由單幅的山水風景照片與瀑布、云霧、飛鳥動態視頻等素材組合形成,在單個素材的拍攝、整體結構的編排及鏡頭的推進角度設計上均體現了其獨創性,符合《著作權法實施條例》關于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之規定。故法院認定案涉影視特效視頻屬于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

 

其次,關于杭州時光坐標公司是否有權就案涉影視特效視頻行使著作權的問題。電視劇《上古情歌》屬于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根據法律規定,該類型作品的著作權由制片者享有。杭州時光坐標公司主張案涉影視特效視頻系獨立于成片鏡頭之外的作品,可以單獨主張著作權。法院認為著作權法中的“單獨使用”是指對劇本、音樂等作品在脫離電影作品或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的情況下進行使用。案涉影視特效視頻與電視劇《上古情歌》的該片段在獨創性表達上沒有區別,屬同一作品。使用案涉影視特效視頻時即使用了電視劇中連續的畫面,因而使用了電視劇《上古情歌》本身,而不是對其中特效視頻片段的“單獨使用”。故案涉影視特效片段不屬于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中可以單獨使用的作品。

 

需要指出的是,根據杭州時光坐標公司的陳述,其制作的《上古情歌》影視特效視頻除了通過電視劇《上古情歌》的公開放映進行發表外,未以其他途徑進行單獨發表,用于制作影視特效視頻的工程文件亦未公開發表。故社會公眾對用于合成《上古情歌》成片鏡頭的影視特效視頻除通過《上古情歌》電視劇獲取外,并無其他可直接獲取的途徑。因此,即使電腦特效制作合同中未約定特效視頻的版權歸屬,根據著作權法的相關規定,上海劇酷公司亦對《上古情歌》中的特效視頻享有著作權。

 

綜上,案涉影視特效視頻不屬于電影作品中可以單獨使用的作品,故杭州時光坐標公司以著作權人名義即原告行使訴權系主體不適格,法院裁定駁回杭州時光坐標公司的起訴。杭州時光坐標公司提起上訴,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予以維持。

 

 

【案例十】假冒“GUCCI”“LV”品牌案

被告人趙某某、張某某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案

 

【案件索引】

一審:(2018)浙8601刑初35號

 

【入選理由】

本案假冒的商標為國際知名的“GUCCI”“Burberry”“Fen-

 

di”“LV”品牌,且數量大(1915件),金額高(價值370100元)。本案裁判認定,以銷售為目的購買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與以銷售為目的購買偽劣產品一樣,都是具有社會危害性的行為,當這種社會危害性達到情節嚴重的程度,就構成犯罪。從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行為過程來看,為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而實施的購買等行為,是銷售行為通常、必要的組成部分,應當視為已經著手實行犯罪;行為人以銷售為目的購進貨值金額巨大的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還未銷售就被查獲的,是由于行為人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應當適用《刑法》第二十三條關于犯罪未遂的規定,以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追究刑事責任。換言之,對于在行為人倉庫、住所或其他藏匿地點查獲的并非偽劣、但屬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貨值金額在十五萬元以上的,只要有證據證實行為人有銷售目的,即可以按照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未遂)比照該罪既遂從輕、減輕處罰。本案確立此裁判規則,對類似案件審理具有一定借鑒意義。

 

【簡要案情】

2017年10月,被告人趙某某、張某某從他人處低價購進一批標有“GUCCI”“Burberry”“Fendi”“LV”商標的箱包皮具在杭州市江干區華貿鞋城B區518號攤位對外銷售。2018年1月31日,杭州市江干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對該攤位進行檢查時,在該攤位及步步高鞋城地下室1215號的倉庫內,查獲標有“GUCCI”“Burberry”“Fendi”“LV”的包共計1915件,經商標注冊人及杭州市江干區價格認證中心鑒定,上述商品均為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價值共計人民幣370100元。

 

被告人趙某某、張某某到案后,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罪行。

 

【法院裁判】

法院認為,被告人趙某某、張某某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銷售金額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趙某某、張某某已著手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尚未得逞,系犯罪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減輕處罰。被告人趙某某、張某某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予以從輕處罰。根據被告人趙某某、張某某的犯罪情節和悔罪表現,依法可以適用緩刑。兩被告人的辯護人分別請求法院對兩被告人減輕處罰的部分辯護意見,法院均予以采納。公訴機關量刑建議適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等法律相關之規定,對被告人趙某某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緩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八萬五千零五十元;對被告人張某某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八萬五千零五十元;涉案侵權商品,均予以沒收。

 

宣判后,兩被告人均未提出上訴,一審判決現已生效。

 

 

來源:杭州互聯網法院(杭州鐵路運輸法院)

浙江11选5走势图秘方